• slider image
:::

肛門期的天才 - 閱聽‧我見我窺 | 2009-11-17 | 人氣:2496

在資訊爆炸的時代,人們對資訊的吸收成指數增長,但思維模式未必進化到可接受如此大量資訊的階段
源於「我們真正了解的」與「我們以為應該了解的」之間差異日益擴大所帶來的自我強迫和緊張,在現代人身上愈演愈烈。
古語有云:「生也有涯而知也無涯」~
莊子 說這話絕不是要人踏入學習的無間地獄,要知道他可是個道家 啊!
畢竟以有限的生命去追求無限的知識必定落得失敗的下場
李商隱的詩「錦瑟」不也提到:莊生曉夢迷蝴蝶?!?把自己搞得慘兮兮的人...怎麼可能有閒情逸致做白日夢。

為了讓自己脫罪,過去我習以80/20法則安慰自己

所謂80/20法則,指的是:在原因和結果、努力和收穫之間,存在著不平衡的關係。
而典型的情況是:80%的收穫,來自於20%的付出;80%的結果,歸結於20%的原因。反過來說,在我們所做的全部努力之中,有80%的付出只能帶來20%的結果。

套用後隨手舉例如下:

新書出版有如雨後春筍,但值得一看的大約只佔20%
找到一本好書,但該書精華比重可能只有20%
要深入閱讀名家作品,只要看其全系列的20%

這是一種「量」的約化,大量減少「我們以為應該了解的」
不妨再濫用一下經濟學:把閱讀比喻為進食 (不然怎麼有人拿囫圇吞棗來形容讀書不求甚解?)
再吃一口帶來的邊際效應自然低於剛剛吃進嘴巴的,再多讀一本也同理可證
所以你可以把手上的書放下,畢竟書買了不看的損失不見得比看了才知道書爛來得大。

相較於我以上的謬論,法國知名文學教授 皮耶‧巴亞德 真正出了一本讀書討論課的求生指南
透過分享他常常面臨要談論或評價一本他沒有讀過的書的情況告訴我們:書,不必都讀過,不必讀到完,一樣能懂,更能侃侃而談!
讓我們重新思考文學的社會意義以及讀者的地位。

撇開評論一本書的技巧不談,文中對 整體 書籍採取一種 全面觀照 的立場
主要帶領讀者避開「見樹不見林」的危險,也提出 不閱讀的義務、閱讀的危險性 這類幽默詼諧的分析

為了分析各種書的集合的類型,他提出了以下概念並佐以論理分析:

1、集體圖書館:由整個社會或團體所認知的書所組成的集合。多數與書有關的陳述都不是關於書的本書(雖然表面上看起來是),而是關於當下我們文化所依賴的更大書系。真正重要的不是一本本的書,而是整體的書

2、內在圖書館:集體圖書館中的主觀部份,包含每個主題中令我們印象深刻的書。描述個人所接觸的書籍類型,所以內在圖書館包含於集體圖書館中,而我們的特色就是圍繞著作小型的圖書館而建構的,它會形塑我們與書籍的關係,以及我們與他人的關係。

3、虛擬圖書館:與他人討論書籍的場域,包括書面或口頭的討論。虛擬圖書館是每個文化之集體圖書館的移動部份,並且座落於參與討論者個別之內在圖書館之間的交叉點上。


反對閱讀的主張就在於,通往自己的路徑是書本,但書本也始終只是路徑。好讀者所參與的是「書籍的經歷」。所謂的好讀者,是指知道每一本書都承載部份的自己,讓他得以透過接觸書籍接觸到自己,但前提是他必須具備智慧,不會只停留在書籍本身。


所 謂的文化素養,是指能夠很快地在書中找到自己的方向,而這麼做並不需要把整本書讀完,有文化素養並不是指特別讀過哪本書,而在要找出自己在書籍體系中的方 向和位置。要做到這一點,必須瞭解書會自成一個體系,而且你要找出這個體系中彼此相關的所有要素。是以雖然沒有關於該本書內容的明確知識,但也能明白這本 書的定位

(在此僅為自己稍做重點,有興趣者請自行參閱)

目的不外於表示:一個無限出版的年代中,一個真正有教養與涵養的人,並不需要讀完每本書,只要能了解這些書在我們文化中的地位
只是話說得簡單,文化素養的形成沒有Magic、只有Basic
也許我們可以減少閱讀,但仍無法避免思考,挑戰並非追求知識,而是要長智慧

最後,個人認為本書觀點較適用於文學藝術類作品,至少當博士生的朋友應該會懂我的意思
如果你是做認真學問的,就要舉一位傑出朋友推薦的重武器:

John Dewey 的「How We Think」教你正確從研究上得到知識
Mortimer J. Adler 及 Charles Van Doren 所著「How to Read a Book」教你正確取得書上的知識。

 

 

網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站立場,對於發言內容,由發表者自負責任。
發表者
樹狀展開
:::

文章類別

展開 | 闔起

搜尋本站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