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lider image
:::

肛門期的天才 - 津浴涼鹽 | 2010-06-16 | 人氣:1901

現在的年輕人~怕苦怕難、就是不怕
服兵役是許多人一生中最黑暗的時期,不只身體自由受限,還連帶心理煎熬。這段期間多少有人遭逢兵變、家變、純粹覺得很煩 或 際遇不順遂...而發生在站哨時拿槍自戕或對著同袍掃射之類的非理性行為。是以部隊長官總提醒要隨時注意行為舉止不正常的弟兄,不過遺憾還是時有所聞。當你聽聞他們的感嘆,這話說得一點都不錯,時間久了還記得一清二楚。


哪個地方不死人?
最初說這話的人也頗具觀察力,不過態度錯了而大受撻伐。「富士康連環跳」事件發生時~帶著記者(護身)進入龍華廠參觀、公開鞠躬道歉的郭董以罕見的謙遜扮相出席,態度正確只是他不解~Why。富士康成功解決效率問題卻輸給人性,我想起本篇開頭的第一句話~

機械的勞動,無望的未來,微薄的薪水...與其繼續走下去不知何時結束?而擺在眼前解脫的距離只是縱身一躍,那些不願成為官方GDP數字的年輕人就這樣前仆後繼接連改寫「以孝傳家」的定義---拿撫恤金回家。逼得郭台銘要切斷誘因:祭出一波波的加薪並停發高額撫恤金。(富士康在調漲基本工資30%,達$1200人民幣後,又突然宣佈第四季再漲升60%到$2000人民幣。)每個人都有權選擇自己的人生,但生命誠可貴,扭轉「追求物質生活 不是人生的全部」的代價其實沒有那麼大;

兩岸不只同文同種,還存在類似的問題;在「正負2度C」讀書報告中我提出:不希望台灣將比重放在沒啥利潤的(科技)製造業,淨掙血汗錢。台灣雖號稱是研發中心,但高科技業的RD也類似鴻海富士康的員工。當專案趕不出來,你會被送進戰情室(一個彷彿漫畫「七龍珠」裡時光屋的地方)進行閉關,公司希望達到[裡面待一天外面抵一年]的效果;這段期間吃得好住得好,就是隔絕一切外務要你專心研發,出關之日就是交出成果之時~堪稱實實在在嘔心瀝血之作。


平均工資漲20%~「世界工廠」再見
最初受到中國便宜的勞動力吸引而進軍中國的企業如今處境尷尬,因為即使西進內陸,不要多少時間就會再遇到一樣的問題,不轉型還能到哪裡?(越南正夯)這項轉變並非一夕達成,2007年中國通過「勞動合同法」以後,早已是可以預見的未來了。富士康跳樓事件 推倒了第一張骨牌,由彼岸的新生代民工--看似脆弱的80 後90後 完成這項艱鉅的任務,爆發出一次到位的力道和全面性的規模。

此刻時機似乎也站在中國這一邊,因為中國遲早要從出口型經濟發展為內需型經濟。近來美國和歐洲接連出現金融風暴,甚至可能惡化為停滯性通膨(stagflation),勢必嚴重打擊大陸出口。再循過去大量製造的思維也無利可圖,更沒有理由再賤賣本國人力和資源。何況中國當局嘴巴上的口號是「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擺在上頭的是社會主義;不對廣大的民工階層意思意思一下...「為人民服務」的口號怎會喊得響亮!讓近10億人口長期處於一種孤獨、貧窮、備受歧視、自卑的環境中,對其社會發展也是巨大的隱患,也難怪共產黨在第16屆四中全會提出「構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的概念。
 

血汗工廠,漢譯自(Sweatshop 或 Sweat factory),指一間工廠的工業環境恐怖,工人在危險和困苦的環境工作,包括與有害物質、高熱、低溫、輻射為伍,兼且長工時,低工資等。血汗工廠多數出現在第三世界國家,如中國般、法律和公義缺乏的社會,再加上利潤最大化的工廠老闆主導。

儘管血汗工廠的指控無法成立(Steve Jobs也背書),但鴻海富士康的股票就跟員工一樣跌跌不休。有人建議應著重於人性化管理,但郭董選擇反其道而行---乾脆泯滅人性!

據報導:鴻海集團希望把高階加工部分移回台灣,而且以無人工廠方式進行。主要應用在精密加工,由產業機器人負責操作,在不需要燈光的暗房即可作業。讓原本預定應付節能減碳的武器提前上陣的消息與二度宣布調薪後的郭董談話內容:「工廠將加速朝自動化、機械化、無人化等方向發展」相符。當製造業不再需要大量人力, 人力資源總得往其他地方發展,遲早得投入服務業或接受較低的工資 or 工作條件,到頭來競爭還是免不了。

經歷調薪的大陸勞工是否從此生活就可以大幅改善?答案沒那麼簡單,享受薪資上漲只是一段時間。當工資未全面上漲,部份加薪的勞工可以享受到他口袋裡增加的購買力,等到這個「普世價值」在大陸處處開花,廣大的勞工朋友就可以瞭解:商品的價格永遠不是[成本+利潤],而是購買力相互競爭的結果。平平是通貨膨脹,源於調薪的總比政府亂印鈔票製造出的來得好,不過大陸強勁的需求必定帶動全球新一波物價上漲及通膨。

連帶一提,反對與大陸簽訂ECFA的同胞所主張的:簽訂後未來10年內必須開放90%的產品,國內的許多產業會面臨滅亡。姑且不論其論調所提的時間(10年)和開放的數量(90%)(此為最恐怖的狀態?),經過此波事件必然持續帶動未來大陸勞動成本的提高。「中國製造」在價格上具有的破壞性競爭力將漸漸衰退,該想的反而是「台灣接單、大陸製造」的分工模式今後該何去何從。

一則新聞報導:「面臨工資上漲壓力的鴻海打算把大陸的部份生產事業遷回台灣,更進一步設無人工廠,由經濟部積極尋找土地,吸引台商回台投資」記者也許有欠考慮了。一來如果只考量工資問題,台灣工資依然比大陸高;二來回台設無人工廠也不一定能解決問題,我們常聽科技業的利潤總在玩保3保4(%),當考量大陸市場,關鍵就變成產品銷大陸所課的稅率。以工具機為例:在兩岸沒有簽訂ECFA的情況下,產品被課的稅率是8%。除了缺工和工資問題,在大陸設廠依然有接近市場及大規模群聚效應(還有一些隱性因素:比較低的環保意識...)等優勢,大老闆們的算盤可沒打得這麼簡單,無人工廠說不定是設在大陸啊。

台大柯承恩教授論述:「企業經營的目的是創造價值,然後與股東、債權人、員工、供應商、顧客及社會分享價值」。到底要打造和分享什麼樣的價值?值得我們深思。


ps.最近不平靜,人也低潮。
ps2.這篇算是歧家。

網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站立場,對於發言內容,由發表者自負責任。
發表者
樹狀展開
:::

文章類別

展開 | 闔起

搜尋本站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