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lider image
:::

肛門期的天才 - 記事手札 | 2011-03-09 | 人氣:3744

家裡兄弟姊妹難免摩擦,尤其是小時候。
但我這大哥的光環太過閃亮,彷彿是無法懷疑的存在;
對比之下,小妹難免就會覺得2哥可以挑戰一下,於是家裡常常出現「雞犬不寧」的現象(一個屬雞、一個屬狗)。

印象中比較激烈的一次是小時候的「打帶跑」事件:
老2偷襲老3後拔腿就跑,老3心中不忿,於是緊追在後;然後善用地形的老2關上玻璃門...接著就是見證奇蹟的時刻!

老3在注意力高度集中的情況下(眼裡只有老2)伸手捉人...然後雙手「穿」過了玻璃門(magic1)
老2眼裡看到的是:2隻手和碎玻璃朝他飛來,然後做出「駭客任務」裡閃躲子彈的動作-->保住了臉和眼睛(magic2)

然後小妹看著自己的雙手說:「ㄟ?我流血了」(不痛?!?),弟弟也看著自己的血手;傷痕累累的2人不哭不鬧(傻了吧),被我爸邊罵邊送醫~在一旁憋笑的我,眼淚不爭氣的流下來。

農曆年前小妹因為打漆彈跌倒用手去撐而導致骨折,人在台北的弟弟馬上就趕到醫院。
由於救護車是接受西醫處理,免不了要挨刀,接受手術並打鋼釘固定。打鋼釘不只血腥,而且要在好的骨頭上鑽洞,後續保養維護還很困難(因為鋼釘裸露,傷口完全不能碰水,還要天天消毒)。
從本研討會的資料照片可見:患者手上的鋼釘就跟「金剛狼」一樣伸出來,不過強度不如亞德曼金屬;這爪子也不像貓,掐一下腳掌可以翻出來。
  
與個人腳脫臼的經驗比較起來,那次國術館的老師傅幫我「裝」回去以後,靠著2片厚紙板就完成固定了,接著我杵了2個月的拐杖;
再側面觀察小妹的傷處:由於西醫手術兼有放血的效果,所以傷處不太會腫,不需熱敷(也不能碰水);但破壞性強,加上手部有許多神經和筋絡,危險性高,傷口癒合後還要經過漫長的復健;
根據個人接受中醫治療的經驗,當傷處接合完畢,經過初期消腫去瘀後,傷者生活較可自理,且可逐步運動關節。(如果情況許可,我會選擇中式處理)

至於舍妹的臉孔...由於個資法已經通過,基於保護個人隱私;
凡是可辨認的個人特徵,不管是她的臉還是紋在手上的兵籍號碼(那是什麼? XD)全都被我抹除了!
看她戴著護手的感覺,很像漫畫「鋼之鍊金術師」的主角-愛德華,不過在家養傷那陣子,一點都不像主角;晚睡晚起不說...整天就是上網、BBS、看電視,教我忍不住要罵人:「少在那裡糜爛!別忘了~你還有一隻手」。(夠激勵吧)

不經一番寒澈骨,焉得梅花撲鼻香~
經歷這次意外,印證了兄妹之間,同處一個屋簷下...嘴巴吵卻能互相照顧;小妹在追求各種體驗之餘,想必不會再一無反顧,會注意安全第一,~事情已經發生,能從中得到教訓,做哥哥的就很安慰了。

網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站立場,對於發言內容,由發表者自負責任。
發表者
樹狀展開
:::

文章類別

展開 | 闔起

搜尋本站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