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lider image
:::

肛門期的天才 - 第三者觀點 | 2011-04-03 | 人氣:1560

談談這幾天很夯的恐龍法官被提名大法官議題,司法院院長賴浩敏說:

「在提名時知道爭議判決,但不能因法官單一判決不符人民期待,就抹殺這位法官所有優點和好處......
X 不管是品格、風骨、學經歷和裁判品質,都是上上人選,雖然做出這個爭議判決,但司法院仍考慮其他好處,就把 X 放在推薦名單。.......
不會懊惱推薦 X,相信社會自有公評,此事等於給法官上了很好的一課,也是一個好的社會法治教育,讓法官更謹慎,判決更符合人民的需求。」

不知各位有沒有聽出弦外之音,賴浩敏總算是說出他的個人考量「個案無損其專長」,然後也聽出他的軟弱。

必須先聲明我沒有看女童性侵案的判決書全文,只跟大部分的人一樣看新聞,不清楚全案細節,只保守就事論事
在偵查審判的過程中,儘管我們知道某人確實「有罪」,可以走到這一步雖然已經很不簡單了,但重點依然不是判決結果,而是有足夠的證據據以定罪。如果因為證據不足獲判無罪,檢察官就該再調查蒐證,補強證據力,去駁到被告和律師都啞口無言才是。

毒樹果實」理論指的是調查過程中,透過非法手段的取得的證據,在訴訟審理的過程中將不能被採納,即使該證據足以扭轉裁判結果亦然。

今天的社會觀感會不會也成為扭曲案情的另一種毒樹果實?
為了保障人權,不是每個罪犯都有辦法定罪,被其逍遙法外是必要的犧牲(沈痛)。保障多數人權絕對比輕縱少數人來得重要,如果覺得司法不彰,該努力的是加強辦案,而不是貿然判決。今天將一個人定罪很容易,那明天還一個人清白是不是更難了?(法律是要保障好人還是壞人)
所以在這裡針對的不是問題判決,而是我認為司法院長的專業立場不夠強硬。


如果全世界的問題都是社會期待、都是民調,眾人眼盲你也視而不見,任由專業是非被踐踏,那也不需要專家了,將來可能沒人敢說實話只要聽話。
2000年時任農委會主委的彭作奎,同意農地開放自由買賣,卻堅持反對非農民購買農地蓋農舍辭官下台。因為2000年適逢總統大選,由於選情告急加上競爭對手都贊成 開放農地自由買賣蓋農舍,讓非自耕農可以參與買賣。並要求每宗耕地分割後的面積從5公頃放寬為0.25公頃,並且可以蓋農舍。為了拉抬選情釋放政策利多,前總統李登輝決意放行,彭黯然下台;該案在國、民兩黨委員難得的共識中通過,但連戰依舊敗選。

符合人民觀感和需求的後果是如今台灣的農地愈來愈破碎
處處可見農村的圍牆或電線杆上,張貼兜售農地的仲介廣告(發財?),更多的是假農舍之名行工廠之實,買地蓋別墅的也沒想到周遭會有工廠,而未符合環保標準處理的家庭污水、廢水便就近污染良田;不務農卻取得農民資格的人,未從事生產,反而坐享農保、領休耕補助,更因坐擁農地,不必繳交地價稅。那好好務農的又下場如何?農田水路被阻斷、引水不易,很多原本不必接管引水的地方,必須自力救濟。

農田水路不是水溝只求有到,設計時必須考量地勢(由高至低)和所有權,盡量滿足多數農民的田地都可以引水(如、灌溉)和阻斷(如、收割前)的需求,如、某甲有10塊地,也許只有1塊相鄰灌溉渠道,他就得自己規劃挖溝,讓每1塊地都吃得到水;有一天上游蓋農舍or工廠,結果沒水用or水不能用了怎麼辦?!?人要吃飯,你只好自己接管或抽地下水...然後你老了、累了,沒力氣去掙那一口飯吃,只好把地也賣了。

書不必讀太多,我這個農家子弟就能輕易搓破土地政策的假相,不必高調談什麼「國土復育」,因為最根本的早已失守。所謂的民主政治有時候是自作自受~ 這就是依據人民觀感的下場。所以我不相信、也不需要「大有為」的政府,交給政府處理or納管,等同是放棄自己處分的權利;我也不相信各種團體,因為眾人水準不夠、各懷鬼胎只會 艄公多了撐翻船;唯有靠自己雙腳走到那裡、眼睛看、腦袋想、雙手幹...獨立自主本來就不是一件簡單的事。


希臘神話「木馬屠城記」裡,女祭司Cassandra早預見特洛伊城將被攻陷,卻因言獲罪,直到慘遭屠城才得以驗證她的清白(跟好萊塢帥哥版電影不一樣)。 台灣的鄉愿式教育從來不鼓勵我們勇敢作自己,沒想到不現實的魔法世界反而帶給我們面對現實的勇氣;「哈利波特~消失的密室」裡,校長 鄧不利多 給反對波特一行人進入密室的傻小子隆巴頓加分,原因是:

挺身對抗敵人需要勇氣, 對抗朋友需要更多的勇氣

在此寄希望於下一代,希望看了故事書的小朋友將來可以明辨是非,知道何謂道德勇氣(什麼是被煽動),告別理盲又濫情。

網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站立場,對於發言內容,由發表者自負責任。
發表者
樹狀展開
:::

文章類別

展開 | 闔起

搜尋本站文章